用戶名:
密 碼:
·您的購物車中有0件商品·
·請您登錄查看詳細·
張劍:什么樣的古籍影印值得期待
來源:張劍   發布時間:2019-05-13 【選擇字體:
 

        近些年來,隨著黨和國家對文化事業的重視,古籍整理也迎來了新的高潮。不僅各種點校排印本如雨后春筍,而且大規模的影印叢書也紛紛問世。但是由于影印古籍只有歸屬權而無知識產權問題,再加上某些出版社唯利是圖,高定價,快上馬,粗制濫造,東拼西湊乃至彼此重復,導致不少專家學者對近年來的古籍影印持批評態度,認為不過是拿來即印,技術含量不高。這種看法當然并不全面,但卻促使人們思考,到底什么樣的古籍影印才富有價值,才值得期待?

 

  

        徐曉軍和李圣華主編的《浙學未刊稿叢編》(以下簡稱《叢編》),主要收錄明代以降浙籍人士以及外省人士有關浙學的未刊稿抄本著作。目前,《叢編》第一輯已經付梓,皇皇100冊,收錄近90人130余種稿抄本著述,均為首次影印,且罕見排印整理本。我以為,《叢編》稱得上是一項富有價值的、值得期待的古籍影印工程。就筆者寓目的第一輯而言,至少可以彰顯出兩方面的學術意義:
 

        其一,能夠較全面地反映明代以降浙江區域繁榮的基層文化生態。南宋以來,浙江在全國的文化地位越來越顯赫,浙學也突破區域限制,成為全國性的顯學。這一切,其實基于浙江特別豐厚的文化土壤,浙江不乏日月經天、光輝四射的文化巨人,然而更多好古博學、基數龐大的中下層文人。如本輯所選的向洪上、劉光亨,王欽豫、項圣謨、王石如、王樹英、曹大經、龔橙、屈元燨、戴穗孫等,位既不顯(多數僅為諸生),在文化史上亦無重大影響,然而他們喜愛收藏和校抄古籍,且勤于著述,樂于交流,構織出一幅彌漫著書香與人情味的基層文化圖景。像龔自珍之子龔橙,僅為監生,但于書無所不窺,學問浩博,著有古金石文字叢著20種。這些人物及其文化活動,是江南書籍社會和浙江基層文化生態的真實反映,也是浙學的根脈所在。根深,自然花葉茂;雄厚的文化底蘊,自然能催生出呂祖謙、陳傅良、葉適、陳亮、王應麟、王陽明、呂留良、黃宗羲、全祖望、章學誠、龔自珍、章太炎、蔡元培、馬一浮、魯迅等大家巨擘。

        其二,能夠激發新的學術生長點。由于《叢編》所收皆為未刊及未整理過的稿抄本,對于學者來說,每種都是新文獻,都有可以利用和研究的價值。如明代廣東布政使陳選,深于經學、小學,本輯所收《恭愍公遺稿》系其別集,以前鮮見有人利用。明代書法家豐坊善治《詩經》,詩多不傳,本輯收入其稿本《南禺外史詩》一卷,既補史闕,又使人領略其書法之美。尤其是本輯所收國家一級善本古籍《宋元學案》稿本,余姚博物館所藏,經黃百家纂輯,全祖望續修,黃璋校補,黃徵乂校訂,卷中多有全氏及黃氏父子三人按語,另錄有平黼、顧諟、楊開沅等人校語,對于弄清《宋元學案》成書過程、諸人貢獻及編纂思想之變化,具有極為重要的作用。另外,像黃璋《周易象述》稿本、查慎行的手稿日記《壬申紀游》、杭世駿的《全韻梅花詩》稿本等,皆令人耳目一新,欲睹為快。王國維云“古來新學問之起,大都由于新發現”,陳寅恪云“一時代之學術,必有其新材料與新問題”,《叢編》之影印出版,恰可為王、陳之言添一例證。
 

        《叢編》令人稱道之處,還有一切站在讀者立場上考慮問題。徐曉軍、李圣華兩位主編擬定選目的主要原則有兩個:一、國家和省級珍貴古籍優先選入原則,將第一批至第五批《國家珍貴古籍名錄》中浙江圖書館藏未刊印過的稿抄本全部選入,解決珍貴古籍看書難的問題,第一輯入選國家珍貴古籍名錄者有15種,入選浙江省珍貴古籍名錄者有19種,可謂洋洋大觀。二、優先選入國家珍貴名錄所收人物的其他著述,以方便學界研究。而且每種入選書籍都附有專家撰寫的提要,以揭示其特點和價值;《叢編》未按四部分類,而是將同一作者的不同著述集中起來,排序大致按作者生年先后,頗便學者利用。

        筆者在《古籍整理學術評價標準芻議》(《古籍整理出版情況簡報》2018年第10期)一文中曾提出“創新性、難易度和重要性”三個標準,適用于評價古籍的排印整理和影印整理。以之來檢驗《叢編》,《叢編》也無愧于一項文化精品工程。

        《叢編》是圖書館界、學術界和出版界強強聯合的結晶。只有通過這種強強聯合,才能使古籍影印成為一項可以藏之名山的事業。

友情鏈接
Copyright◎國家圖書館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29290號 訪問量:6784886
發行聯系電話:010-66114536 66121706(傳真)66126156(門市)
福彩3d布衣天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