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 碼:
·您的購物車中有0件商品·
·請您登錄查看詳細·
《沈燮元文集》《南京圖書館藏稀見書目書志叢刊》 在南京發布
來源:   發布時間:2018-11-28 【選擇字體:
 

 

        2018年11月22日,國家圖書館出版社出版的兩部國家古籍保護計劃重要成果《沈燮元文集》《南京圖書館藏稀見書目書志叢刊》新書發布會在南京圖書館負一樓學術報告廳舉行。參加發布會的有國家文化和旅游部、國家圖書館、中國古籍保護協會、江蘇省文化和旅游廳、新華書店總店、南京圖書館(江蘇省古籍保護中心)、江蘇省圖書館學會古籍整理與文獻保護專業委員會、國家圖書館出版社,全國16個省級公共圖書館,江蘇省47家公共圖書館、高校圖書館及科研系統等古籍收藏單位領導及特邀嘉賓。文化和旅游部公共服務司副司長陳彬斌、國家圖書館副館長、國家古籍保護中心副主任張志清,新華書店總店總經理、《圖書館報》社長茅院生,中國古籍保護協會會長劉惠平,江蘇省文化和旅游廳黨組成員、副廳長裴旭,南京圖書館黨委書記韓顯紅、國家圖書館出版社社長魏崇出席了新書發布會。

 

 

 

        發布會由國家圖書館出版社社長魏崇主持。沈燮元先生在發布會上致辭,除了表達對單位、領導和出版社的感謝之外,對自己研究成果不多、版本目錄學專著比較少表示遺憾,體現了先生的謙遜與治學的嚴謹。先生從事古籍整理研究與保護工作60余年,參與多個重大古籍整理項目;憑借自己精準獨到的眼光,為南圖購入大量過云樓藏書和遼代寫經等不少古籍珍品。退而不休,90余歲高齡仍堅持每天到館,醉心于黃丕烈題跋與詩文集的整理同時,也為南圖古籍業務工作的開展提供咨詢和幫助,眾多相關專業的研究者慕名而來以求賜教,先生都一一耐心解答。他還不時向館領導進言獻策,呼吁加快南圖古籍修復與數字化的速度,加強人才的引進培養,讓南圖古籍的整理研究工作得到良好傳承與發展。他為南圖和古籍事業所做出的貢獻,不是科研成果的多少可以衡量的。從《周貽白小說戲曲論集》《屠紳年譜》到不久即將問世的黃丕烈題跋輯錄,這些細致、繁瑣的收集、整理工作,為后人的研究提供了極大的幫助。在這個唯論文職稱為重的年代,先生愿意花時間做這些基礎性的工作,保存經典、惠及學林、造福后人,其精神值得所有圖書館人學習。正是這種“金針度人”的精神,激勵著一代代南圖人,為經典的流傳,文化的傳承默默耕耘,無私奉獻。

 

      南京圖書館歷史文獻部青年員工為沈先生敬獻鮮花,表達對先生崇高的敬意。《沈燮元文集》序言作者、著名版本目錄學家沈津先生發表專題講話,回顧了他與沈燮元先生數十年的交往,對沈先生的學術成就和人格進行了高度評價,對國家圖書館出版社重視高齡學者著作的出版工作給予肯定和勉勵。南京圖書館副館長全勤介紹了《南京圖書館藏稀見書目書志叢刊》的編纂情況,強調了《叢刊》的價值所在:為研究者提供了珍貴的文獻參考,體現了江蘇藏書的源遠流長,踐行了“藏用并舉”的建設理念。國家圖書館出版社社長魏崇詳細介紹了《沈燮元文集》和《南京圖書館稀見書目書志叢刊》的出版細節,代表國家圖書館出版社表達了對此次出版書籍在古籍整理保護方面的價值期許。隨后,國家圖書館副館長張志清、南京圖書館黨委書記韓顯紅為兩種新書揭幕。

 

 

        沈燮元,1924年7月出生于江蘇蘇州,1940年代師從王佩諍先生和周貽白先生學習版本目錄學與戲曲小說。上世紀50年代進入南京圖書館工作,曾參與編輯《中國古籍善本書目》,任子部主編,獲文化部和國家古籍整理出版規劃小組頒發的“突出貢獻”榮譽證書及獎牌;1995年被聘為《中國古籍提要·叢書卷》顧問;2000年被聘為《中國古籍海外珍本叢刊》學術顧問;2012年作為特邀專家參與“過云樓藏書”鑒定會,2013年被聘為江蘇省古籍保護中心專家委員會顧問,是當前全國古籍保護領域著名的版本目錄學家。

 

 

        此次由國家圖書館出版社出版的《沈燮元文集》收錄先生自上世紀四五十年代至今發表、撰寫的論文、圖書、序跋等20余篇。誠如魏崇社長在致辭中所說:“沈先生的文稿不多,但每篇娓娓道來,把深奧的文獻學講得通俗易懂,讀了讓人長知識,感覺非常有溫度,可謂字字珠璣。”由于時間跨度大,為了盡量收全先生的作品,動員了多方的力量,南京圖書館歷史文獻部多位工作人員、蘇州博物館李軍先生均參與其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整理過程中,國家圖書館出版社總編輯殷夢霞意外發現了先生在蘇南文管會工作時的一部手稿《蘇南區文物管理委員會方志目錄》,經過南圖古籍部陳立主任與南京博物院的溝通協商,征得其同意,將原版高清掃描,一并影印出版。相信《沈燮元文集》的出版,能夠為圖書館文獻學界的青年一代提供學習的范本,也必然為傳承其兢兢業業的圖書館人精神起到帶動作用。

 

 

        《南京圖書館藏稀見書目書志叢刊》共68冊,收書142種,所選之書包括南京圖書館藏公藏目錄、私藏目錄、販書目錄、經眼目錄、禁毀目錄等,不拘形式,惟以“稀見”為鵠。這種稀見性體現在所收書多是稿抄本、批校本,并且不乏名家之本,從某種意義上可以說世間只此一書。稿本如丁丙《八千卷樓書目》、葉昌熾《五百經幢館碑目》、姚振宗《師石山房書目》等,抄本如《述古堂錢氏書目》《絳云樓書目》《竹汀題跋》等,批校本如鄧邦述批注《郘亭知見傳本書目》,只見其名便知其珍貴程度。

 

        《叢刊》所收均為稀見之書,知者少,有機會研讀之人則更少,因而其所蘊含的學術價值仍有待發掘。以《秘書省續編到四庫闕書目》為例,該書為宋代秘書省編,是今存最早的公藏書目,原刻本早已失傳,至清末葉德輝刊刻之前只有抄本傳世。《秘目》編成后曾于紹興年間進行過改定,但具體時間卻無記載,一說為紹興初年。近年有學者考證認為其改訂的具體時間應在紹興十四年至十七年間,是與《唐藝文志》、《崇文總目》同由秘書省改定、國子監刻印頒行,作為訪求闕書依據的。國家圖書館藏抄本及葉氏刊本均作“紹興年改定”,具體時間不詳,而南圖藏本作“紹興十五年改定”,或可為一佐證。

 

        清人章學誠將目錄的功用概括為“辨章學術,考鏡源流”,王鳴盛稱“目錄之學,學中第一緊要事”,可謂推崇備至。然章、王二氏所論著眼于學術性較高的目錄之作,對于分類不善、徒記書名之類的目錄當不在此列。不過,一些私家藏書目錄、販書目錄等,雖然學術價值并不是很高,其社會價值仍不可忽視。《叢刊》收錄為數較多的清代、民國私家藏書目錄、販書目錄正是有這樣的考慮。這些書多未有刊本,影響亦不甚大,卻是對時人藏書風氣、書籍流傳情況最好的反映,也是江南文化傳承和文脈的具體反映。

 

        南京圖書館向來重視目錄之用,早在民國時期,作為南圖前身之一的江蘇省立國學圖書館就編出了我國較早的一部圖書館藏書總目——《江蘇省立國學圖書館圖書總目》,為學者就目尋書提供了方便。今《南京圖書館藏稀見書目書志叢刊》出版發行,將南圖所藏珍貴書目書志公之于眾,對目錄學的研究與發展必有助益。古人云:“鴛鴦繡了從教看,莫把金針度與人。”然而圖書館的志業就是“金針度人”,把深藏庫內的珍本披露出來,為更深入的學術研究奠定文獻基礎。

 

        此次發布會期間,南京圖書館還舉辦了“冊府千華——2018南京圖書館藏國家珍貴古籍特展”開幕式和“2018古籍整理與保護學術研討會:傳承·融合·發展”兩個重要活動,與會專家進行了熱烈的探討并參觀了精彩的古籍展覽。?????

友情鏈接
Copyright◎國家圖書館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29290號 訪問量:6784886
發行聯系電話:010-66114536 66121706(傳真)66126156(門市)
福彩3d布衣天下图